POPPUR爱换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9|回复: 0

[VR新闻] 华尔街VS硅谷:苹果千亿现金该花在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6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转载自http://news.87870.com/xinwennr-19380.html
导读:库克和他的团队将主要的增长重点放在了苹果的服务上,像是 Apple Music、App Store 和 iCloud。这些投入在最近的财报中已经看到了回报,市场预计苹果在 2021 年会将这部分的年收入提高到 500 亿美元。但是投资人希望看到他们拿现金换直接的收购。

“我们一直在寻找收购的可能性。”这是苹果 CEO 库克上个月告诉分析师的。

苹果持有超过 2500 亿美元的现金,而投资人们一直在向管理层施压,他们希望苹果能够进入新的市场——比如交通运输。我们可以把库克的话当作一次对施压行为的回应。

多年以来苹果大数额的收购一直进行得不顺利,尽管他们富可敌国,但那些与苹果合作过的人告诉彭博社,苹果在交易过程中保持着一些怪癖:厌恶交易的风险性、不愿与银行或者外部的咨询机构的顾问合作。

“合并和收购的第一步是确定你究竟想要什么,”Architect Partners 公司的经理人 Eric Risley 说,他曾经参与过和苹果的交易谈判。“苹果更愿意自己把东西做出来(而不是以收购的方式)”。

在苹果 41 年的历史里最大数额的收购是 2014 年以 20 亿美元买下 Beats,然后就是 1996 年 4 亿美元收购乔布斯的 NeXT。Facebook 这家 13 岁的公司有三笔超过十亿美元的收购行为:220 亿美元购入 Whatsapp、20 亿美元的 Oculus 和 10 亿美元的 Instagram。谷歌成立于 1998 年,被报道过的有四次大收购。微软更是有至少十个这样的大手笔。

库克和他的团队将主要的增长重点放在了苹果的服务上,像是 Apple Music、App Store 和 iCloud。这些投入在最近的财报中已经看到了回报,市场预计苹果在 2021 年会将这部分的年收入提高到 500 亿美元。

但是投资人希望看到他们拿现金换直接的收购,特别是流媒体视频点播,因为苹果目前的视频业务远远不及 Netflix 和亚马逊的 Prime Video。

Baird 分析师 William Power 则更夸张,他将特斯拉和迪士尼都看作是苹果的潜在收购目标。

“他们需要追求比 Beats 更大的目标,”这是 Victory 资本的首席投资官 Erick Maronak 告诉我们的,Victory 资本是苹果的股东之一。

AT&T 从去年开始就准备以超过 80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时代华纳,有一些人认为 AT&T 担心苹果会插足这次交易。去年有大量流言显示苹果可能收购豪华跑车生产商迈凯轮。此外,一直为 iOS 设备提供 GPU 的 Imagination Technologies 也和苹果传出过绯闻。

苹果负责合并和收购的团队规模不大,由前高盛的 Adrian Perica 领导,而他们的收购大多是来自工程师们的要求。苹果的产品经理通常每个月和 Perica 的团队进行一次例会,内容是商谈潜在的目标,这些目标包括人才或者是技术。

微软内部该团队同样人数也不多,但是去年他们 260 亿美元收购 LinkedIn 时雇佣了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的顾问,这次收购他们打败了 Facebook 和 Salesforce。

在谷歌,该部门的领导人是 Don Harrison,有时商谈潜在收购时他们的商务总监 Philipp Schindler 会参与,甚至两位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某些时候也会加入。

而苹果在收购谈判时经常会拒绝售方聘用的银行顾问,他们更愿意和公司的管理层直接商谈,甚至有的时候苹果会把合同放在对方面前告诉他们要么签字要么走人。2014 年《华尔街日报》在文章中写道:(苹果互联网和服务的高级副总裁)Eddy Cue 以强硬的谈判风格闻名。一位有线电视公司的高管把 Cue 的谈判策略总结为:“我们是苹果”……对方会满脸疑惑,好像在想“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行业究竟怎么运转的?”另一位曾经在时代华纳担任高管的人说 Cue 认为电视行业的谈判太复杂了。“时间站在我这边,”这是 Cue 曾经在谈判中说过的话。

2015 年苹果和 AR 公司 Metaio 谈判时,Metaio 聘用的银行顾问直接被苹果拒之门外,Metaio 认为苹果的出价太低,但苹果一直试图说服他们接受。

苹果这种强硬的策略对于小型收购来说是有效的,过去四年里他们每年要收购 15—20 家公司。但是对于大型收购来说这明显是很难的,特别当他们还遇到竞价对手的时候。2013 年在对以色列 GPS 导航公司 Waze 的收购中他们就败给了 Google。

Architect Partners 公司的经理人 Eric Risley 表示:“他们的企业文化里透露着傲慢。”

苹果这样的企业文化或许和乔布斯有很大关系,对于金钱,乔布斯曾经说过许多,其中包括:“我生命中最热爱的事就是不花钱。我想对于人类来说最宝贵的资源是时间——这再明显不过了。”关于苹果的收入,他曾说:“基本上这个行业(PC)只有苹果和戴尔在赚钱。戴尔赚钱靠的是模仿沃尔玛,我们则是靠创新。”而对于苹果更高的目标,他说:“苹果的目标不是赚钱。我们的目的是给市场设计开发好产品……我们相信好产品带来的是用户的喜爱,然后才是他们会掏钱。我们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乔布斯的想法和华尔街是根本上的冲突。

在苹果收购 Beats 之后推出的 Apple Music 上,用户对于该服务的评价褒贬不一,华尔街认为这就是苹果在大型收购经验缺乏的表现。

苹果对于花大价钱购入其他公司的谨慎自然不无道理。微软 95 亿美元收购诺基亚的移动业务就被证明很失败。但华尔街认为苹果的谨慎到了近乎极端的程度,他们非常愿意看到苹果对 Netflix 提出报价,后者的股价在一年内飙升了 60%,市值超过 600 亿美元。

不只是华尔街,曾经在微软和苹果就职的独立博客主 Ben Thompson 也认为苹果应该收购 Netflix,理由是:1. Netflix 可以为苹果未来的商业模式变化提供最强的支持;2. 让苹果能够专注于自己最擅长的部分,也就是硬件。

但苹果的商业模式问题在哪?首先他们的收入极度依赖于硬件销售,尤其是 iPhone,而苹果的高价策略保证了其利润,如果市场对于 iPhone 的需求降低(这是早晚的问题),苹果不得不削减支出和提高售价来维持利润率,然而一直从 iPhone 身上压榨剩余价值是不明智的,假如苹果的互联网服务能够保持增长,那无疑是一种解脱。而为什么目标要是 Netflix?Ben Thompson 认为“iPhone 是产品商业模式的巅峰”,同时 iPhone 也是硬软件整合的巅峰,尽管如此,不能忽视的是苹果的互联网服务部分一直是短板,从 MobileMe 到 iCloud,iTunes Music Store 是成功的范例之一,但是数字音乐下载的市场规模在 2005—2015 年的 10 年间只是增长了四倍,因此上限很容易触及。Netflix 处于良好的增长期,Sanford C. Bernstein 分析师 Toni Sacconaghi 认为苹果要达到 2021 年的 500 亿目标,接下来的四年里除了自己,还需要从外界寻找额外的 130 亿,Netflix 2016 年的收入接近 90 亿美元。

如果以 20% 的股本溢价计算,那收购 Netflix 的花费至少是 750 亿美元,但问题是 Netflix 认为公司是非卖品。

最后,对于华尔街,著名苹果相关博客 Daring Fireball 博主 John Gruber 写道:一群只想看到苹果把每一毛钱都花出去才满足的混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 ( 粤ICP备13038377号-1 )  

GMT+8, 2017-2-20 05: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